2023年10月26日

“金刚芭比”袁琦琦:身上每块肌肉都要为国争光

作者 admin

杭州亚运会女子百米接力大战,代表中国队出战第三棒的袁琦琦以令人惊叹的弯道速度,强势为中国队最终夺金奠定基础,同时,她腿部清晰可见的肌肉线条让网友给她送上了“金刚芭比”的美称。近日,接受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采访时,她表示,对她而言,被外界关注的一切,始终都与让她“既爱又恨”的跑道紧密相连。

“我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要为国争光。”在杭州亚运会帮助中国队拿下女子百米接力项目金牌后,袁琦琦在赛场上相当“炸裂”的大腿肌肉吸引了无数网友的赞叹,“这是真正的金刚芭比”,袁琦琦谈及自己肌肉也充满了骄傲与自信。在回到江苏省体育局训练中心田径训练馆后,如果不是手臂上依然清晰可见的肌肉线条,坐在记者面前的袁琦琦,让人完全感受不到杭州亚运会上“金刚芭比”的强势气场。

1995年出生在江苏张家港的袁琦琦,在2006年凭借市中小动会中的出色表现,被教练徐洁相中,进入市少年业余体校练习短跑项目。“小学的时候接触田径比较多嘛,所以从小就一直跑,慢慢就走上了(短跑)这条职业道路了。”微笑着回忆自己职业生涯起步阶段,袁琦琦慢慢打开了话匣子。

“至于大家关注的肌肉这件事吧,其实我也没有特意去练。因为我们短跑相比其他项目而言,会比较注重于腿部的训练嘛,腿部(肌肉)训练再加核心(肌肉)训练,仅此而已。”袁琦琦说,在十多年的职业生涯中,她对自己身体的训练始终遵循短跑运动员的训练规律。“如果非要说有什么不同,我想大概就是遗传吧!他们(父母)虽然不是运动员也没有那么明显的肌肉,但他们把优点都遗传给我了,到我这里算是‘一加一大于二’了吧!”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网上健身爱好者们猜测的“袁氏增肌食谱”,袁琦琦也专门回应说,作为运动员她从来不会刻意为了增肌去进行辅助饮食。“我们(运动员)的兴奋剂检测特别严苛,所以我平时基本上也不会外出饮食,即使休息在家也不吃牛羊猪肉。(饮食)这一块还是靠自律吧。”

2014年的仁川亚运会上,以新人替补身份进入国家队的袁琦琦,现场见证了中国队打破尘封十六年赛会纪录的豪迈。但四年之后的雅加达,已经成长为主力的她,却遗憾未能帮助中国队实现卫冕的目标。

“雅加达的时候,其实我们是奔着夺金牌去的。”或许是因为在杭州亚运会重新夺回了冠军,回忆起雅加达的折戟一战,袁琦琦释怀了许多。“那一年大家训练得都不错,然后没想到最后因为我的问题,我们没有拿到金牌。”

事实上,雅加达亚运会时,袁琦琦已经与韦永丽、葛曼棋、梁小静组成了中国女子短跑接力的主力阵容。“当年我们四个人只是棒次(与杭州亚运会)不同。不过,也确实没有料到那一年的巴林队那么强。所以今年,我们就是奔着复仇去的。”袁琦琦说,备战杭州亚运会时队伍整体状态就不错,“亚运会接力决赛前,大姐(韦永丽)和曼棋在百米上也都表现得非常好,曼棋还拿到金牌,这就给了我很大的信心。”

不过,杭州亚运会上中国队的夺冠过程也不是一帆风顺。比赛中,梁小静与韦永丽在交接棒时出现了问题,使得袁琦琦在接棒时格外谨慎。这也间接导致袁琦琦在第三棒起跑后并不处于领先位置。

“当时我只想尽全力去跑。”对于自己在比赛中跑出的弯道速度以及随之引发的网络热议,袁琦琦淡定地说,“因为我赛前就和曼棋说好了,只要我能领先(对手)很多并且顺利完成交棒,那她最后就可以稳稳把金牌保住。最后,我们也确实做到了。”

众所周知,在百米接力比赛中,百米实力最强的选手往往会跑第二棒与第四棒的直道部分。所以,今年28岁已不在职业生涯最巅峰的袁琦琦,从雅加达亚运会的第四棒,自然而然地来到了杭州亚运会的第三棒位置。不过,这样的变化也恰好体现出了袁琦琦作为短跑运动员的另一项优势——全面的跑道技术。

“其实,我一直都有练弯道技术的。”再次说起在杭州亚运会跑出的惊艳表现,袁琦琦忍不住笑了起来。“在(2017年)天津全运会,我就跑过200米,就是我最后摔在跑道上那一次。”

“2017年的时候,我其实练得很好,就想着冲一冲,所以那届全运会我跑了很多枪。”自己职业生涯巅峰时期的场景,在袁琦琦的记忆里犹如昨日。“当时参加200米并没有想过要冲金牌,但没想到我一下弯道前面都没人了,然后想法就多了起来,最后就摔了。”

“以前参加全运会,我最多跑四枪,但在天津最后的那场200米决赛,我记得已经是第六枪了,体能储备已经不行了,完全见底了。”回想起自己职业生涯中印象最为深刻的天津全运会,袁琦琦感慨,一个人去战斗确实太累了。“我是从咱们江苏女子短跑‘黄金时代’出来的。那时候的短跑比赛一共八个决赛名额,会有四个江苏运动员站在跑道上,那真让人感觉自豪啊!”

杭州亚运会夺金之后,放假回张家港老家的袁琦琦难得有空陪了陪家人。同时,她也去了新单位入职报到。

“陕西全运会周期前的几年,我的伤病比较多。我想着伤病太折磨人了,比完全运会我就退吧,因为本身年龄也差不多了嘛。”袁琦琦解释说,“后来在全运会备战末期的时候,感觉自己的伤病好了一点,大姐(韦永丽)也还在练嘛,所以我就感觉好像还可以再坚持坚持。”

事实上,在袁琦琦的职业生涯中,自从进入杭州亚运会周期以来,她就不断在与各种各样的伤病斗争。“我怕的不是那种突然性的紧急性的伤病,怕的是慢性的那种伤病,它一直在折磨你。”作为一名老将,袁琦琦坦诚地说,有时候伤病比年龄对运动员的伤害要严重得多,尤其是当各种疼痛缠身的时候,更觉得每一天都备受煎熬。“平时训练已经很累了,但你还要跟伤病、疼痛去对抗,就非常折磨你的精神和意志,这不是一次性的事。”

“包括现在,之所以没有选择完全退役,一方面是因为伤病情况有所好转,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我对师妹们算是‘恨铁不成钢’吧!”袁琦琦半开玩笑着说,江苏短跑现在处于青黄不接的阶段当中,她还想再继续坚持撑下去。“因为我很小就开始练田径了,在这个跑道上既恨又爱,就是爱是真的爱、恨也是真的恨那种,就是因为跟它(田径)接触得太久了。”

值得关注的是,作为与跑道相伴多年且代表中国南征北战的顶尖田径运动员,袁琦琦在规划自己退役后生活的时候,并没有选择成为一名教练或是继续从事体育相关工作,而是选择去了残联。“我其实就希望跳出这个圈子,走进另外一个圈子去试试。”袁琦琦说,由于自己的叔叔是残疾人,接触多了她也希望自己能够为残疾人群体做些什么,奉献自己的爱心与能量。

“不过,现在我还没有完全退役,很快还要去国家队报到,我还想再试试,再坚持一下。”说到这里,袁琦琦解释说,“去残联服务是退役之后的事情,眼下我应该会参加一些国内的选拔赛以及巴黎奥运会的选拔赛。”

对袁琦琦而言,杭州亚运会上无论是她自己展现出的弯道实力,还是中国队整体表现出的强大竞争力,都重新点燃了她冲击梦想中奥运舞台的信心。“如果最终能够竞争进入国家队大名单,我想全力再去冲击一下巴黎奥运会。东京奥运会我就因为伤病没有参加,这对我来说还是蛮可惜的。”

“我觉得现在还没有到了要为自己职业生涯做总结的时候。”袁琦琦说,如果突然离开陪伴了自己将近20年的跑道,还是会感觉不知所措和失落,也会觉得不舍。无论是明年的巴黎奥运会还是2025年的全运会,“我就想再拼一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