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0月23日

《国家银龄教师行动计划》发布——振兴西部教育 银龄教师“老有所为”

作者 admin

“开学了,我和同学们说,这是我讲课的第50个年头、第95个学期!没想到,我还能再讲一门新课!”9月一开学,站在塔里木大学窗明几净的教室里,吉林大学银龄教师王钢城特意穿上了印有“银龄教师”字样的T恤衫,“那肯定自豪啊,70岁还来‘支边’,也需要些情怀的嘛!”

王钢城,是这支使命光荣而特殊的教师队伍中的平凡一员。教育部于2018年启动实施中小学银龄讲学计划,2020年启动实施高校银龄教师支援西部计划,累计招募两万余名中小学退休教师,近一千名部属高校、部省合建高校等“双一流”建设高校退休教师开展支教支研。日前,教育部等十部门印发《国家银龄教师行动计划》(下称“银龄计划”),将挖掘退休教师资源优势与助力教育高质量发展相结合,服务教育强国建设。

“银龄计划”已上升为覆盖基础教育、职业教育、高等教育、终身教育的国家行动。及时总结前期试点工作经验与不足,让更多有志于此的退休教师“老有所为”,十分必要。

4月4日,在天津市河西区下瓦房街道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授课教师为老人们提供智能手机应用教学服务。 新华社发

“听苏老师娓娓道来,每堂课知识量都很大。”听完厦门大学银龄教师苏新春的课,不少喀什大学学生都会这样说。平时细心捕捉的本土词语、网络流行语被苏新春“信手拈来”带入语言学课堂。“他不仅讲课妙趣横生,每次课后还会精心设计3至5个小练习题,既开阔了视野,也提升了我们独立思考的能力。”

有专家表示,银龄教师学历层次高、教学经验丰富、科研能力强,极大充实了受援校的师资力量,有效缓解了受援校师资特别是高水平师资不足的问题,部分银龄教师的教学强度甚至达到了在职时。记者注意到,承担多门专业主干课是不少银龄教师的工作常态,他们把学科前沿知识带入教室,把案例式、启发式等教学方法带入课堂,提高了受援校的人才培养质量。

“‘学问’‘实践’‘开拓’是研究者应具备的基本素质,‘团队’‘交流’‘立项’是发展科研团队的支撑条件。”利用晚上闲暇时间,武汉大学援助西昌学院的银龄教师孙洪精心准备了“科研之道”讲座。在其指导下,青年教师纷纷结合凉山实际情况凝练专业发展方向、形成科研合力。

古稀之年的王钢城即将面临“超龄”,但他还有个未了的心愿,就是借助本次岩土工程勘察课教学工作,努力协助完成学院岩土工程现场原位实验室建设。“建立地质实习基地,必须得有完善的地质资料,经过三年时间,五个基地‍‍的资料我都帮他们备齐了。我还带着好几个年轻教师去过野外,他们带学生我放心了!”

“‘传帮带’是他们个人价值最好的体现,通过教学指导、团队建设,青年教师的学历层次、教学能力、科研水平得到明显提升,学校教学管理更加规范。”不少学者表示,银龄教师充分发挥专业优势,通过指导学科建设、课题研究、学术报告、科研平台建设等,有效带动了受援高校学科建设和科学研究水平提升。

“通过前期试点探索,这一举措既发挥了退休教师余热,又提升了受援校、受援地教育发展水平,形成了多赢的良好局面。”一位专家说。记者从教育部了解到,“十四五”期间,我国老年人口将突破3亿,也将迎来教师的退休高峰,面对新形势新任务,通过实施国家银龄教师行动计划,搭建国家层面“老有所为”的广阔平台,挖掘退休教师资源优势,发挥其有益补充、示范引领和传帮带作用,助力青年教师和青少年学生发展成长,有利于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加快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

记者注意到,“银龄计划”拟经过三年左右时间,形成12万人的银龄教师群体。但如何提升项目对退休优秀教师的吸引度,是其面临的第一个考验。

“学校这两年退休教师不少,但每年参加支教的并不多,为什么?据我观察,除了有家事、休闲等其他安排或者身体不允许外,最主要的原因,一是部分教师对中西部高校实际情况不了解;二是教师们退休后的选择很多,做讲座、当顾问,收入也不少。”有银龄教师坦言。

不少教师表示,对于支教地的气候、饮食等“硬环境”,经过一段时间可基本适应。但随着越来越深入地参与到受援校教育教学中,“软环境”上如何磨合,成为银龄教师面临的新问题。

“因为来自国内较占优势的学科平台,即使到了新讲台、新天地,自己也还比较自信。然而,由于对一些专业问题理解不同,研究思路存在差异,有时也会产生些许隔阂和误会。”一位银龄教师告诉记者,“记得有次几位本科生按照我的思路撰写了论文开题报告,由于学生个人基础、实验条件等原因,并没有获得院系部分教师的认可。事后经过我的沟通、解释,才获得大家理解。”

“银龄教师如何与其他教师形成教学科研共同体,发挥最大效能,值得进一步探讨。例如,和院系青年教师一同负责教本科生课程,通常我讲‘示范课’,答疑、考核环节则由年轻老师完成;工作、生活各方面,学校和院系、本校教师都对我们多有照顾和关注。但也听说,部分学校只是安排银龄教师‘啥时去哪里上课’,其他的很少替银龄教师考虑。”一位银龄教师向记者表示。

“具体支援形式可以更丰富,例如本科生、研究生的论文指导和答辩环节,如果银龄教师可适当参与,多提意见建议,不但能帮助学生,可能对负责论文指导工作的青年教师也有益处。”王钢城表示。

“‘银龄计划’拓展成为国家计划,标志着我们对人口老龄化认识不断成熟,逐步重视老年人能够在教育事业中发挥的作用。”华东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终身教育首席专家、教育学部二级教授吴遵民分析,“过去讲‘老年教育’,大多是指老年人‘接受教育’,只是‘丰富老年生活’,忽视了老年人虽生理力下降,却拥有丰富人生阅历、长久积累的智慧等不可多得的‘精神力’资源,忽视了他们继续传道授业的能力和动力。”

“‘银龄计划’凝聚了一大批老年优秀知识分子。”吴遵民将老教师发挥的作用概括为“育人、善人、惠及社会”。“他们可以用亲情教育孩子,用‘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的言行立德树人。同时,他们的劳动得到认可,也可以帮助老年人群体实现自我价值、提高自我认同。”

记者了解到,教育部未来将加强经费保障,多渠道筹措资金,充分调动地方、学校、社会力量投入积极性;完善政策支持,银龄教师可参照相关统计规定,作为校外教师折算计入专任教师总数,纳入相关指标体系;注重数字赋能,建设银龄教师数据库、支教服务平台,与全国教师管理信息系统、国家老年大学(全国老年教育公共服务平台)师资库数据互联互通、共享共用;加强宣传引导,对在银龄教师工作方面作出突出贡献的集体和个人,按国家相关规定予以表彰,营造全社会关心关爱银龄教师的浓厚氛围。

“建立数据库后,意向教师和需求高校能更好地做到资源匹配,有利于让银龄教师‘善作善成’‘老有所为’。此外,银龄教师范围拓展至全国,领域拓展到职业教育、终身教育后,不仅是教育主管部门,民办教育协会、国家开放大学等都将参与其中,形成多元合力,更方便统筹、协调。”教育部相关负责人表示。

吴遵民建议,今后“银龄计划”可考虑进一步拓展师资范围、服务场所及内容。“师资方面,不仅是退休教师,一些老工程师、老工匠也可纳入职业教育银龄教师选择范畴;同时,要充分利用课后服务、校外实践等契机,将银龄教师服务范围拓展到博物馆、图书馆、美术馆、体育馆等社会育人场所,服务场所增加了,服务内容也会随之拓展。”

“为更好调动老教师积极性,如基础教育课后服务,可以以社区为单位面向退休教师公开招募,教育行政部门联合社区组织考核与选拔,入围者进行专门的上岗培训,并由社区和学校成立联合委员会共同确定师资分配、经费使用等问题。”吴遵民补充道:“经费来源可以更加多元,采取基层政府社区出一点、学生家长出一点、学校出一点的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