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10月21日

医疗器械不跨界难超越

作者 admin

能够测心跳、血压等指数的手表;可随时了解自身健康状况的手机移动APP;刷一下身份证,自助体检终端就会出现包含身高、体重、血压、血糖等个人信息的健康档案

随着穿戴式设备、移动医疗、大数据等概念的兴起,传统医疗器械纷纷“玩”起了跨界,带有互联网基因的新型医疗器械正从生物医药产业脱颖而出。

“所谓跨界发展,很大程度上是信息、网络与医疗器械领域的跨界融合。”科技部生物医药处处长张兆丰日前对《中国科学报》记者表示,随着高新技术的发展,医疗器械行业已经呈现出多产业交叉融合、多资金渠道不断投入的新局面。

在北京航天航空大学生物与医学工程学院院长樊瑜波看来,医疗器械拥有多学科交叉、多领域协同的固有特征,而这也注定了该领域最终要走跨界之路。

从去年年初开始,医疗器械就获得不少电子制造商的青睐。西门子、索尼、飞利浦等公司纷纷投入大笔资金用于医疗设备的研发;中国家电巨头TCL宣布将成立医疗器械集团;苹果、IBM等公司也将这一领域看作是未来市场利益的下一个增长点。

在张兆丰看来,健康需求是所有技术和市场的终极走向,这也意味着其他行业向医疗器械辐射将成为一种趋势。同样,医疗器械向其他行业融合也会迸发出新的态势。

不久前,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健康服务业发展的若干意见》,医疗产业、养老产业以及第三方服务业都被列为重点行业。张兆丰认为,将医疗器械融入健康服务业同样值得关注,比如将疾病检测技术、慢病管理技术与房地产融合,有望促进“养老地产”的发展。

记者在论坛上获悉,受增长压力所迫,当前的医疗器械企业急需找到新的增长动力源。观察A场上的一些医疗器械企业不难发现,多数在首发IPO时,企业增长速度很快,但随着企业主打产品占领了较高的市场份额后,就面临着发展瓶颈。

“单靠一种产品、一种服务,发展到一定程度后肯定会遇到障碍,这也逼着企业走多元化道路。”乐普医疗总经理蒲忠杰觉得,医疗器械企业除了要做到专业、专注,更需要重视多元化有机统一,并为客户提供全方位的产品和服务,这样才能使企业进入更加稳定的上升通道。

不过,一位业内人士却对记者表示,目前许多的可穿戴医疗设备以及手机APP,最多是一种娱乐形式,其诊疗效果实际很难让人相信,产品也容易被模仿和超越。而真正有价值的跨界产品,还是应该放在临床应用的高端医疗器械上。

可是,高端医疗器械涉及面极为广泛,并不是一家企业能够全盘胜任的。再加上跨国公司近几年加速在华扩张占领市场先机,也导致国内企业所处的生态环境并不那么乐观。

TCL可以说是国内最早进行兼并和跨行的品牌,TCL医疗集团董事长陈治却对《中国科学报》记者坦言:“国内产品基本上还是处在中低端,很不客气地说,即便是想往中高端突破,也极为困难。因为都被跨国大公司所控制。”

不过,这从另一方面来讲,高端领域被大型国际企业控制,也代表着它们在技术、市场、临床以及长期投入、回报各环节都已经成熟,中国在这方面显然还处于摸索阶段。

张兆丰对此坦言,医疗器械门类众多,每类产品都有自身的技术特点,不仅需要多学科交叉结合,更需要不同创新主体之间的紧密合作。

但很遗憾,国外有相对完善的利益链条机制,而国内产学研医之间的合作并不是很顺畅,自主创新动力机制不足,产业链也相对缺失。

此外,来自海纳医信(北京)软件科技有限责任公司的孙毅却提出了另一个问题真正意义上的跨界产品在国内却处于无人监管的状态。

“我们去申请科委的基金,但人家却说,医疗信息化到底是属于医药方面管,还是属于TMT通讯方面管?结果不得而知。”孙毅一脸无奈地说。

华科创智总经理周志峰也认为中国医疗器械企业跨界确实比较难。“国外企业通过大量实验,持续十年才做出的产品,中国却对其材料都不是很清楚。”他认为核心问题就在于中国并没有掌握核心部件的关键技术,甚至是一些基本原理和方法,这还谈何跨界?

由此看来,医疗器械行业整体的高增长显然是毋庸置疑的,同样可以预见的是,随着与IT等领域的融合,医疗器械从诊断、监护到治疗等各个细分领域,都将全面开启一个智能化的时代。

据市场分析公司IDC统计,2012年中国医疗卫生行业IT市场规模为176.6亿元,同比增长21%,预计未来基层医疗卫生机构的信息化建设还将加速,并推动PC、服务器、软件和服务的需求。

医疗器械跨界带来的商业价值同样吸引着投资机构的眼球。君联资本执行董事蔡大庆对《中国科学报》记者称,他们目前就已经投资了近20家企业共两亿美元,希望以此来分享跨界带来的喜悦成果。

樊瑜波也表示,引入不同创投和基金,能够克服我国医疗器械规模小、运作不规范等问题。但同时他也认为,单纯依靠投资机构的助力很难解决行业根本问题。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医疗器械监管司副司长王兰明表示,无论医疗器械向外还是向内跨界,都要遵循市场规则。应鼓励企业之间进行兼并重组,从资金、管理、人才以及原材料供应商上发挥优化组合作用。另外,国家也要提高审批的科学性和准确性。

而从技术发展的角度看,张兆丰认为国家必须在前沿方向上加强布局。除了突破高端技术,攻关难度比较大的产品外,还应该重视基层医疗器械产品的升级,使其实现便携化、数字化、网络化,从而提升基层装备的整体性能。

张兆丰称,科技部已经在基层医疗方面布局了大批产品,目前面向基层的全自动生化分析仪等产品已经拿到注册证。未来,乳腺成像筛查、数字全科诊疗、现场快速诊断平台等产品也有望在基层医疗中普及。

而针对目前医疗信息公司在前期软件服务上是免费的,盈利只靠器械硬件销售的现状。业内人士建议,跨界后的医疗器械行业应该在医疗信息收费上打开一个通道,将数据挖掘、远程监护、终端打包在通讯终端之中,这样的合作方式将会更加灵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