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3年8月20日

《武林大会》蔡李佛拳全国选拔 蔡李佛拳介绍片

作者 admin

蔡李佛拳是南拳拳种之一, 虽然仅有一百多年历史,但在闽粤港澳及东南亚地区的流行却相当广泛。该拳由广东省新会县京梅乡拱北人陈享(1805/1814-1875)所创,“蔡李佛拳”是陈享融会贯通蔡、李、佛(陈)三家拳之长创造而形成了拳术流派之一花独秀。据文献记载,陈享年青时曾先后拜“独杖禅师”陈远护(佛家)、至善大师李友山(李家)和少林青草和尚蔡福(蔡家)为师,学成后返乡。回家后,他将所学武功去芜存精,独创了一套武术体系,这套武功集多家拳法的掌法、腿技、拳术之长,拳路气势磅礴,套路多达193套,整个体系十分科学,有“南拳北派化”之称。为报答三位师傅的培育之恩,陈享取三位师父的姓氏,将拳法命名为“蔡李佛”。

此拳自陈享至今经过了140多年的流传,枝繁叶茂,成为广东岭南拳术一大流派。流行于广州、佛山、肇庆、番禺、南海、江门、新会、中山等地,广西、、香港、澳门等地颇有流传在国外家也很有影响.

陈享是清朝晚期岭南武术界的传奇人物,杰出的技击名家。其幼年聪颖,爱好武术。陈享一生充满传奇色彩。 自小深受反清复明思想熏陶,只想为百姓除害,时刻牢记蔡福临别嘱咐不便为仕师训。苦心钻研武学。前后花了两年时间,将历年所学,去芜存精,集多家掌法、腿技、拳术之长,于道光十六年(1836),独创刚柔相济、攻防兼备的武术训练体系。

1840年,林则徐禁烟,陈享义不容辞,协助林则徐训练义勇水师。鸦片战争爆发,他毅然率领众投入广州虎门水师衙门麾下,英勇抗击外来侵略。因清政府屈膝投降,林则徐被贬,香港被割让。他看透了满清政府的无能,带众返回京梅,抱着以武强族的信念,积极宣扬吾技进可御外侮、退则强身健魄的主张。一边悉心传授武技、一边抓紧策划洪圣武馆的组织建设。由于组织得力,一时间蔡李佛洪圣馆像天女散花,发展神速。至今洪勝武馆的对联仍是当年的旧迹:蔡李佛门源自始,少林嫡派是线年,适逢太平天国运动方兴未艾,陈享赴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处当幕客,协助训练起义军将士。在任广东会馆及福建会馆的武术教师时,金山大埠有位名叫基利士的恶霸,自称世界大力士,恃技横行,每年都向华侨勒索所谓年规。华侨们忍无可忍,以中国会馆的名义聘请陈享去主持公道。陈享怀着满腔爱国热忱,慷慨应聘前往。到达金山大埠后,基利士竟然提出先要立下生死文书比武。比武中,基利士用凌厉的拳脚猛攻要害,欲置人于死地。但享公身手灵活,擅走活步,忽前忽后,忽左忽右,恍如游龙一般。基利士见自己拳拳落空,便暴跳如雷,猛地飞起右脚,使尽全身之力踢向陈享心窝。陈享避其锋芒,随即一招骑龙扛掌,将之抛了一丈之外,基利士不甘败阵,从地上爬起来再战。陈享看准空隙用右肘撞其胸口,致其胸骨折断,倒地不起。在场观战的华侨出于气愤,一致要求将其毙命,以免后患。有良好武德的陈享没有乘人之危,令人将基利士扶起。此后近一月,陈享施用少林跌打医术给基利士治伤,直至其康复。基利士完全被陈享的技艺武德所折服,在当地登报公开向华侨致歉,并保证永远不欺侮华侨。从此,陈享的威名不径而走,名扬海外。

1862年清同治年间,年近花甲的陈享应香港广东会馆之聘,任武术教头。适逢港英政府兴建跑马场,为招揽生意,聘得一大力士在湾仔设擂台,公开挑战中国武术。当时在港的十多名中国拳师与之打擂,均败阵而归。因而,大力士目空一切,登报宣称:中国人无能,没有一人能敌过他的一只手臂。陈享在其众徒的恳请下,前往应战。因打擂是按西洋拳的规则,双手戴上拳套,不许踢脚用肘,中国武术的手法受到掣肘。他沉着应战,运用闪电般的步法左闪右突,避其锐气,同时暗中摸清对方的拳路和破绽,来回数十回合,体壮如牛的大力士出拳的威力开始减弱。陈享见时机已到,看准对方破绽,故意让开雄门,躲过大力士的一记重拳,以泰山压顶般使出擂阴槌,直插大力士的胁部。大力士惨叫一声倒地,方欲起身又跌下,最后只能用担架抬走。

1868年,陈享落叶归根,重返故里。期间仍孜孜不倦,系统辑编武学理论,专注著书立说,将少林内外、跌打医术、佛家技击心法,西洋搏击技法等特点,结合自己平生所学和多年的实战经验、教学体会总结编成《蔡李佛技击学》等书,以传后代。

陈享不愧为心存民族主义大义的英雄。他奋发进取、锲而不舍、不畏、不屈不挠的精神,值得我们敬仰学习;他尊师重道、饮水思源的民族优秀传统美德,值得我们传颂继承。陈享的人生轨迹,给武术爱好者提供一定的研究空间。他研创的蔡李佛拳已成为中华武术运动的一部分,它不仅属于中国,而且属于世界。

谈起李小龙对蔡李佛拳的学习,还须讲一个故事。一次李小龙正赴一个朋友的约会,但他发现路边的草坪上有一位老人在教三位年轻人练习拳法,此时小龙不仅手痒,且口也闲不住,便说他们的动作太大,太花俏,在真正的打斗中不一定能用得上。以往从未尝过败迹的李小龙,当然瞧不起其他习武者。惟令小龙意想不到的是,三位年轻人没出声,那位老人倒先让他过去试试,这正合李小龙的心意,但一交手李小龙便被震惊了,因为李小龙尚未反应过来即被击中了,但他此时还以为是自己尚未准备好才被突然击中的。于是双方约定再战,结果这一次李小龙输得更惨,因为他差一点被那位老人击倒,这下他不得不心服口服了。事实上李小龙的功夫虽胜过三位年轻人,却远非老人家的对手,因为老人家在来香港定居之前亦是内地一位久经战阵的武坛名师,现在是来港安享晚年的,故并不打算开馆授徒,但却经不住小龙的再三恳求,只得答应收他为徒,但首先要李小龙答应他一个条件,即不得对外说出自己的姓名。见老人能答应收自己为徒,李小龙已是高兴万分,自然答应恩师的要求。当然老人家交给李小龙的着法便是蔡李佛拳其最典型的拳法动—-“插槌”技术,可见蔡李佛拳对李小龙及其截拳道的影响。

陈享创立的蔡李佛拳,拳路气势磅礴,别具一格,有南拳北派化之称。它以桥法(手上功夫)为主,兼以腿法。其中以五轮槌等拳法为代表。插槌有五种手法,分别是正插、侧插、阴插、阳插、弹插,无论那种插法都要求握“姜子槌”(蛇形拳),屈握四指的第二关节作拳锋,亦拳亦掌,加上出招时要求偏身收腹、提气松膊,其目的是增加出拳攻击对方的长度和杀伤力,更便于连击及随机变招。招式多以握右拳前插,左手同时用柳叶掌防护或辅助,有道是:“防之必然防、攻之不意攻,后其所发、先其而至”,这是蔡李佛“插槌”拳理的精髓所在。

蔡李佛拳以刚为主,刚柔相济。出手直而非直,曲而非曲,万般变化都在运转之间,即一个“巧”字。也就是说与敌交手,借势打势,借力打力。身型端正,肩松腰活,动作舒展大方。“姜子锤”是此拳种的独特手型,手法要求长、中、短结合、左右开弓,出手如轮转,势势相连,变化莫测;腿法疾速而隐蔽,屈伸性腿法较多,手脚配合密切;劲力充沛,势雄力猛,有推山移海之势;吸气蓄劲,吐气发声,常发“域(画)、的、益”三音,故有“听其三声者可知其为蔡李佛派”之说。

蔡李佛拳的主要拳术套路有38套,它们又分初,中,高。有平拳,梅花八卦,五形拳,虎形拳与白模拳等,而洪人八卦拳、金刚罗汉掌、白毛拳又是蔡李佛拳的主要代表。

蔡李佛拳的器械套路也十分丰富。有单腰刀,小梅花双刀,左右十三枪,钩镰枪,双夹单棍,抽杀八卦棍,青龙剑,飞龙梅花双剑,方天戟,小金刚钯,铜锤,金龙软鞭等。

还有各种桩法。有马桩,秤桩,三星桩,穿龙桩,大开门桩,练步桩,大八卦桩,大梅花拳桩,梅花刀桩,八卦棍桩,小竹林桩等。蔡李佛拳讲求未练拳式之前,先习马步。马步有高低之分,初练马步以低桩马步为主大而开展,使劲能达下肢,要气沉丹田,达于气海。高桩马,步小而灵活,利于搏击,但未熟练低桩马,而用高马步,则步法轻浮而不稳。桩马步即将来一切拳术、器械搏击之基础,等于建筑楼宇时之桩木,楼愈高,桩木入地就愈深,地基稳固,如此高楼,虽处之中,亦能屹立不动。

总之,蔡李佛拳在练习拳式时,动作姿式,先求舒展,自然放松,不尚拙力。举手、投足、呼吸、吐纳均须纯自然,动静虚实,再加之腰部力量的主宰,根基在腿部力量的支撑,无论拳械搏击,任使动作,必将上、下一致,步随身换,力由脊发,自如机势,一攻一化,均须用劲,如不能稳重灵活,何能应变制机,诀云:“静如山岳,动若兔脱”蔡李佛拳是也。